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风光 > 不能见人的老公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不能见人的老公目录  下一页


不能见人的老公 page 8 作者:风光

   
  见好友陷入深思,季凌阳绩道:"如果她是刻意接近你,欺骗你的感情,至少?#19981;?#20808;打听清楚你的背景,不应该连我都不知道。"

  齐奕行虽然觉得有理,不过仍是无法打破心里的迷障。"但我亲耳听到的事实,再加上她亲口承认了,要我相信她是无辜的,实在……"

  "算了。"季凌阳也不想再增加好友的苦恼,何况他也无法确定乔曼翎心机如何,不敢断言。"既然事已至此,多想也没用,幸好你们还没结婚,彼此都有后悔的空间……"

  "不,凌阳……"齐奕行的帅脸突然变得沉重。"我应该跟你说过,我和她已先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了,只是在台湾还没有登记……"

  "所?#38405;?#20204;还不算正式结婚。"季凌阳提醒他。

  "虽然如此,但我们在拉靳维加斯的婚姻纪录,?#34892;?#35201;查还是查得到。所以即使在台湾法律上没有问题,日后?#19968;?#22905;想再婚的话,或许会有点麻烦……"

  "那又如?#25991;?台湾的婚姻是采登记制,你想和她离婚的话,还必须先做结婚登记,才离得成婚,但现在全台湾大概都知道你拒婚了……"季凌阳同情地看他一眼。"难道你想先找她去登记结婚同时再办离婚?我看装死不理比较实在吧,她应该不至于拿这个婚姻关?#36947;?#23041;胁你。"

  "她不会。"即使知道她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,齐奕行仍是这么相信。

  "那不就得了?"季凌阳白了他一眼,故意说道:"你更可以心安理得的玩女人了。"

  "别那样看我,一副我是个淫贼的样子。"齐奕行瞪了他一眼,故作潇洒地耸肩。"我又不是非要她不可,告诉你,我很快就可以恢复以前风流倜傥的齐奕行,到时候你提起乔曼翎,说不定?#19968;?#20250;忘了她是谁。"

  齐奕行用的方式,就是三天两头换女人。

  他还是那么彬彬有礼,一副万人迷的样子,但他很清楚自己越想摆脱乔曼翎的影子,她的模样就更如影随形地影响着他。比如今天的女伴气质太过柔弱,明天他?#31361;?#20010;刚硬一点的女强人;女伴说话大温柔,他马上找个不拘小节的女人代替;样子太过娇美的,淘汰;个性不能太贴心,脑袋不能太聪明,不能太妙语如珠,也不能让他感到无聊……

  千挑万选之下,他仍是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女伴。

  不过今天这个差不多了。长像冷艳得挑不出一丝清纯,举手投足都像在勾引男人,认为全世界都该捧她为女王,这总该和乔曼翎一点儿都不像了吧?

  然而带她到餐厅吃饭,他却觉得很烦躁,她咯咯的笑声像火鸡令他食不下咽,两个人没有一句话搭得上,和她对视,他都担心她脸上的大浓妆会被热汤熏开,然后一片一片掉下来。

  他突然觉得?#34892;?#23545;不起她。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?#19981;?#36825;类型的女人,却还是为了逃避现实和她出来约会,其实欣赏她这种妖艳型的男人大有人在,只是他齐奕行不包含在内,给她机会,只是在浪费她的时间。

  真悲惨,离开乔曼翎后,他居然回不去以前花天酒地的心境了。

  "琳达,我觉得--"用完餐两人走出餐厅,齐奕行正想和她说清楚,却让天外飞来的一句凶狠的话给打断。

  "你这王?#35828;?#23621;然无耻地到处玩女人?"

  齐奕行昂起头,想看看究竟是谁随口骂人,还没看清楚对方。人已经被一记拳头给打倒在地上。

  琳达见状尖叫起来,路人也全被这突来的冲突吓到。

  莫名其妙被揍翻在地的齐奕行才一抬头,便看到一个气愤的男子被他的朋友们拉着,像是阻止他继续出手。而那男人的模样十分眼熟,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……

  "你是那个姓谢的家伙?"他狼狈地起身。想起来了,眼前这个愤怒到不行的男人,就是乔曼翎的旧爱。"我都没去找你算帐,你居然敢打人?"

  "?#20197;?#20040;不敢?"情敌相见份外眼红,何况这外表衣冠楚楚的男人竟辜负他疼爱了二十几年的曼曼,他谢名展没把人打成残废,已经算客气了。"像你这种负心汉,打你还难消我心头之恨。"

  "我不是把乔曼翎还给你了吗?"齐奕行当然不是坐着挨打那种人,他慢吞吞地上前,出其不意地?#19981;?#20102;拳过去。"怎么,你们是金光党还是仙人跳?骗不到我这个凯子,干脆直接来揍人?"

  谢名展被一拳轰上墙壁,头昏脑胀之中听到齐奕行的话,气怒地稳住身体,大吼道:"欺骗感情的人根本是你!"

  "你还有脸这么说?需不需要我重复一遍你们的丑事?"既然人都送上门了,齐奕行想当下解决所有的新仇旧恨。然而注意到路人的围观,于是一群人对峙的场地改为餐厅旁的小公园。

  冷静下来的两批人马,仍是怒目以对,唯一不明就里的局外人琳达已经趁?#35835;?#36208;,既然四周没有其他人,齐奕行便直说了。

  "婚礼那一天,我亲耳听到你的话,?#30340;?#21644;曼翎很亲密,还说她总是与你一起洗澡、一起睡觉,睡前还会来个晚安吻……就算你当时醉了,曼翎她自己也承?#20808;?#23454;有这些事。告诉你,没有男人会容许还没结婚就绿云罩顶的!你可以把爱人拱手让人,我不想要可以吗?"

  "你这个白痴!"谢名展现在才知道是自己搞砸乔曼翎的婚礼,真不知道该继续揍齐奕行,还是让对方来揍自己。"我和曼曼从小一起在育?#33258;?#38271;大,在小学之前,我们所有小朋友都是一起洗澡、一起睡觉的,如果连这种事你?#23478;?#35745;较,你先去打赢育?#33258;?#25152;有的人好了!"

  "小朋友?"齐奕行脸色变了,脑子里忽然慌乱起来。"你说,这是你们小时候的事?"

  "废话!长大以后就算我们想一起睡,修女妈妈也不允许好吗?"

  "那你何必说得煞有其事似的?"情况一下子来个大逆转,他?#34892;?#25514;手不及。

  "谁知道你这贼胚子在外面偷听?我要怎么说关你屁事?何况我的确爱了曼曼好多年了,她要嫁人,我喝?#21697;?#27844;一下不行吗?"谢名展气急败坏地解释。他这下祸闯大了。

  "那、那你们还说钓什么金龟婿……"越讲越心虚,忆起乔曼翎向他解释时那副无愧于心的样子,齐奕行的心越沉越深。

  "那是我们开玩笑的,谁教你很符合金龟婿的条件,曼曼只是附和我们的玩笑话,依她的个性,不可能真的那么想的。"另一个也在现场的女性友人连忙说明,"而且当时名展醉得东倒西歪,我们只希望他别出去闹场就好,就算那时他说月亮是方的,大家也都会同意好吗?"

  这下疑点全解开了,那场婚礼,的确是个乌龙闹剧,而且大家多多少少都参了一脚,其中最无辜的,竟是现在千夫所指的新娘。

  完了,一股凉气由脊椎冲上脑际,齐奕行心寒得?#36127;?#26080;法去回想,当时婚礼上乔曼翎所受的屈辱及打击有多大。

  而这竟只是因为他不信任她,心胸?#29747;?#19979;所产生的误会。

  难怪她说他搞不清楚谁才是该被原谅的那个人,如果现在向她道歉,她会接受吗?

  两个男人即使彼此仍存着敌意与怒气,也不?#20197;?#36215;争端了,因为对乔曼翎的歉?#25105;?#21387;过一切,特别是齐奕行,渐渐连四肢都冰冷起来。他似乎做?#24605;?#24858;蠢无比的事,伤害了他心目中的女神,更让自己错失心目中的挚爱。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 手游足球游戏哪个好玩
单机麻将游戏 贵州快3开奖全部 体彩足球比赛直播现场 快乐12历史开奖号码 093期码报是什么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码是 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 今晚快乐双彩中奖号码 哪个app可以竞彩中超 现在nba比分 11选5怎么玩才能赚钱最真实的经历 彩票网购 六合彩心水 2019每期精准一尾中特 私彩七星彩赚钱吗